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点 > 文章内容

社论-劳保与劳退改革,蔡总统责无旁贷

日期:2020-06-01 浏览:

相对于第一个任期劳动基准法的两次修法和公教年金改革,蔡总统520演说谈到产业发展战略、以及医疗健康网和社会安全网的政策,但最大的遗珠之憾,莫过于截至今年3月底为止,对于57万1,560个投保单位,劳保总数1,045万3,322人的劳工,蔡总统并没有明确的政策宣示。就此而言,疫情受创最深的900多万中小企业劳工,攸关他们福祉的劳工保险和劳工退休金的改革,更有其必要性与急迫性。

现行的社会保险制度,以劳保最为源远流长。劳工保险的法源依据是劳保条例,而劳工退休金的法源是劳退条例。两者最大的差异在于前者是政府、劳工、雇主共同分摊,而后者则由雇主自行提拨6%,虽然劳工也可以提拨6%,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意识或能力提拨。由于劳保每三年要精算一次,但2015年与2018年的精算报告指出,该制度将分别于2027年、2026年会破产,而这其间,2017年到去年则连续三年都有亏损。政府每年补助劳保费的200亿元,未来可能只是杯水车薪。

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这次蔡总统520政策宣示所引发劳保与劳退争议之导火线,恐怕脱不了关系的是行政院农委会针对农民的纾困,以及可能只是现在看得到、但未必以后能吃得到的农保优惠措施之改革。

细观现行社会保险制度的类型有劳保、农保、公保、军保、国保,如果外加老农津贴,以及七种退保制度,诚可谓琳瑯满目,主管的权责机关不同,给付标准也高低有别。社会保险制度的叠床架屋,动辄得咎;降低保险费率、增加给付金额与项目、以及针对特定对象的保费,由政府全额补助,这三个问题直接影响到选民的荷包,却无助于永续经营的保险财务。

从1996年直接民选总统以来,两个主要政党都尝试进行改革,但过去20多年频繁举行的选举,使得政治人物莫不望之却步。即便如此,1995年在当时行政院长连战开办、整并医疗部分的全民健保,是相关的第一个重大改革,2017年由林全院长推动的公教年金改革,则是第二个重大改革。今年的新冠疫情防治,台湾的表现,全球有目共睹,而最重要的就在于全民健保的制度基石,以及政府从SARS学习到的政策经验,和国人因为SARS养成的口罩文化。但是,相对于当年的「全民」健保,蔡总统对于攸关千万劳工权益甚巨的劳保和劳退,却并没有提出因应对策。

回顾蔡总统第一个任期完成的公教年金改革,确实有些成效。但却仍然会被批评「改革只做了一半,而且只是一小半」,原因就在于截至今年3月底,相对于产业、交通及公用事业劳工、公司行号员工、新闻文化及公益和合作事业的员工,这样的投保单位与劳工比例,政府机关及公私立学校之员工只有47万4,532人,56.66人/单位的比例算是「大型雇主」。而此时此刻的中小企业实在更应受到关注。

展望未来,有三件事情必须进行全盘思考。首先,2019年12月已经公布、但行政院尚未宣布施行日期的「中高龄及高龄者就业促进法」,考虑到因为疫情造成大量失业与无薪假劳工,加上大专院校6月毕业的年轻劳动力的投入就业市场,政府必须重新思考,该法是否「要不要在今年」、或「今年什么时候」正式施行,而进行中高龄人力的盘点,则是当务之急。

其次,对于工商企业经营影响甚巨的「最低工资法」草案,适逢今年国际经贸和国内经社环境的剧变,蔡总统是否要在后疫情时代、9月再开议的本届立法院第二个会期,赓续性的积极推动,事关工商企业界与劳工薪资保障、保费负担、退休金提拨之权衡得失,「总量负担无上限」对于企业经营的干扰及影响,是蔡总统必须做出的政治决断。

最后,面对最快2026年劳退基金的破产,要怎么办,无疑是短期间必须提出对策方案的重中之重;政府提高补助金额,绝对只能治标,而要提高基金的投资绩效,则又是另一个问题。综而言之,在七种退休制度里面,劳工人数最多,而且超过千万人,但权益却比不上军/公/教、私校教职员、政务官、以及法官/检察官;何以致此,原因多重,但如果是因为层级不够高,则曾经担任过行政院长的副总统赖清德,无疑是领导劳保与劳退改革相关委员会的最适当人选。

寄望蔡总统能将817万张宝贵的选票,化为民气可用的有效策略,同时摒除讨好特定选民的政治考量,大刀阔斧推动「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,但却可以解决问题」的改革。这是人民的期盼,也是蔡总统应该自我期许,做为改革者的历史定位之试金石!

台股六月天 专家:有望重返11,200

三投资专家前瞻六月行情 台股进入6月行情,尽管国际变数多,然股东会旺季、高现金殖利率、解封带动经济复苏及国际资金债转股等利多齐发,投资专家认为,台股有望重返11,200点,并看好观光、餐饮、航空、制鞋、自行车及5G等题材类股。 2019年上市柜公司将陆续配发1.36兆元股利,预估扣抵加权指数约450点,本月起正式步入密集的除息行情,本周除息指标包括创意、富邦媒及信骅股利上看5~22元,填息行情具指标意义。 统一透顾董事长黎方国指出,全球抗疫有成以及央行撒钱救市,但中美关系紧张、美国加大对华为制裁,市场担心中国报复苹果,加以香港地缘政治紧张,且第二季经济